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
首页 > 普查动态 > 新闻报道
中国美院美术馆从三方面入手 应对藏品普查难点
发布者:admin发表时间:2015-12-14

原标题:针对特性分类普查 信息翻译严格把关——中国美院美术馆积极应对藏品普查工作难点


  小生(皮影)  清代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小生(皮影)  清代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藏品总数约为6万件,在第一次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参普单位中,参普藏品数量仅次于中国美术馆,任务十分繁重。但普查工作开展半年多以来,中国美院美术馆在学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克服了人手少、时间紧的各种困难,稳步推进。尤其是皮影、西方设计类藏品,因性质特殊、数量巨大,在具体普查时遇到了各种问题,工作人员通过各种办法予以积极应对,获得了良好成果。

  2011年,在杭州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美术学院收藏了7010件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系列藏品。这批藏品涵盖了20世纪之交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德意志制造联盟、包豪斯与德国现代设计教育、荷兰风格派与荷兰设计、国际主义风格设计、二战后设计、当代设计及其他各类设计收藏。针对如此大规模的设计类藏品及藏品所包含瓷器、玻璃、金属器皿、家具、平面作品、绘画、文献等复杂的收藏种类,普查工作主要从三方面应对:

  首先,对不同的收藏种类逐一进行普查,购置了电子秤、测量仪等普查设配。普查过程中由易入难,先普查同类藏品中的单件作品,然后再对普查的成组作品进行件数统计。并邀请专业摄影师进行灯光布置,解决了玻璃、瓷器、光面金属容易反光的问题。在拍照过程中除了把藏品的每个面都拍摄到位,还在拍摄的同时放置色卡,以保证照片不仅可以为普查所用,同时也可以建立藏品图片档案库,为未来的出版积累丰富的藏品细节大图。

  其次,为了提高效率,把普查系统中所需要填写的条目制作成简易方便的电子表格,可以让测量、称重、拍照以流水线的程序进行分批处理,在保证效率的同时,也可以提高录入普查系统的可操作性。

  第三,也是最为复杂的部分,即藏品的资料翻译。因为藏品为20世纪西方设计系统性收藏,藏品资料为德语,所以在资料的翻译过程中,为了确保翻译的准确性,除邀请专业德语翻译外,在德国生活8年,德语水平极高的同事也对藏品翻译质量进行把关和初校。除此之外,还有对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统一及通顺语言表述的一校对,对专业表述问题进行标注和解决的二校对,以及最终核对表述信息及对藏品说明最终确认的三校对。在这样的工作中,不但帮助美术馆彻底梳理了藏品信息,同时也对中德语言中的不同表述及藏品信息进行了专业核查,加强了藏品在中国的研究力度。

  中国美院美术馆此次参与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的另一个重点和难点是对近5万件皮影藏品的普查。

  “一口述尽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说的就是皮影戏,它是中国民间艺术的一枝奇葩,是用牛皮、驴皮、纸等各种材质制作成形态各异的人物、动物、建筑等影偶形象配合音乐、说唱等艺术形式在幕布之后由艺人操纵表演故事的一种民间戏曲艺术,其影偶是精美的手工艺术品。皮影戏集戏曲、工艺、民俗等多种特性于一身,为人类学、艺术学、戏剧、民俗学等学科的研究提供丰富资源。

  当前中国有二十几个省市地区有皮影戏,各地皮影风格不一。中国美院美术馆皮影藏品包含了明清至近现代包含北京、河北、东北、天津、陕西、陕北、甘肃、四川、云南、河南、浙江、安徽、湖北、湖南等十几个省市地区的皮影,其数量之多、质量之精,位居全国前茅。

  但由于各种事务叠加,美术馆无法派出能够专职从事皮影普查的工作人员。针对数量如此巨大的皮影藏品,美术馆采取了招募社会志愿者和学生志愿者来参与普查工作的方式。普查工作分成3个小组进行,一组负责文本信息采集,因为皮影文本信息已经制作成电子档案,信息采集相对简单,但也需要认真核对;另两个小组负责影像信息采集,每小组基本由一名摄影师和两名藏品运送、摆放人员。普查工作非常枯燥无趣,又需要特别的认真仔细。整个普查过程中,严格按照普查工作规范来操作,影像拍摄也按日后可以多方面利用,如出版等原则进行。这些志愿者经过简单培训就可以开始工作,正是因为他们的敬业,普查工作才可以顺利进行。

  截止到2015年10月,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已经完成藏品拍摄2.4万件,文本信息整理6000余条,上报藏品信息400余件。

  藏品普查工作属于基础性工作,繁琐细致,能将这项工作坚持到底、顺利完成有赖于普查工作人员的热忱和责任。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办公室领导的亲临指导和鼓励,有效提升了中国美院美术馆普查工作人员的业务能力,增强了大家积极参与普查工作的热情。普查还在稳步有效地推进,大家都有信心做好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作。 (来源  张雄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