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
首页 > 普查动态 > 新闻报道
上海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跑得快”
发布者:admin发表时间:2015-12-14

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目前正进入最关键的数据采集阶段,为了加快推动上海市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的开展,12月5日,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办公室与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在中华艺术宫共同举办了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上海地区座谈会。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领导小组成员、普查工作办公室主任游庆桥,上海市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小组副组长、上海市文广局艺术总监吴孝明,上海市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小组副组长、上海市文联主席、中华艺术宫馆长施大畏出席会议。上海地区13家参普美术馆的普查工作负责人以及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办公室、上海市文广局艺术处的有关人员参加了会议。

会议由上海市文广局艺术处处长沈竹楠主持,上海市文广局艺术处就上海市开展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的进展情况作了汇报。自2014年10月,文化部全面启动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以来,上海市共有13家美术馆参加普查工作,根据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信息系统的统计,上海市应上报藏品数据的总量为26000余件,目前已完成13000余件藏品的录入工作,报送率超过50%,位列全国第三。其中,中华艺术宫、陆俨少艺术院的报送率接近100%,刘海粟美术馆、朱屺瞻艺术馆等单位的报送率也都超过了50%。

作为藏品普查试点单位的中华艺术宫在会上交流了工作经验,据中华艺术宫副馆长茅宏坤介绍,中华艺术宫由图文数据采集、审核、软件对接组成的普查团队划分为两个普查小组秉承试点期间的工作经验,以月平均1000件的速度不间断地推进普查图文数据采集及审核。配对普查指标项目条目及标准,中户艺术宫以RFID为基础的藏品管理软件逐一完成了相应匹配和数据调整,形成了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电子档案储备和以条形码为手段的实体档案管理构架。在普查信息采集的基础上,构建中户艺术宫特色管理模块,完成了《藏品创新型管理模式与后普查时代“云共享”展望》课题研究,提出藏品基础数据、流动数据、研究数据等全方位的数据安全管理设想及目标。此外,结合普查工作规程,梳理藏品管理的各项规范制度,完成了《藏品库房区域钥匙、门禁管理细则》、《藏品提供管理规定》,《藏品数字存储及图像使用管理规定》等23项藏品管理企业标准。

游庆桥对中华艺术宫的藏品普查工作给予了较高评价。他表示,中华艺术宫不仅初步完成了以普查表为基础的藏品档案,而且超前完成建立了纸质档案,并在普查过程中建立了藏品管理制度和藏品管理企业标准。中华艺术宫的做法和经验对全国的普查工作都有借鉴和促进作用。“利用信息技术大大加强对藏品的管理,不仅加强安全管理,同时提升了对藏品信息的利用,将来有可能对业务的流程进行再造整合,尤其要适应大数据时代,藏品信息完成采集后建立数据库,通过数据可以做展览,再产生的信息又进入到数据库,也方便学术上进行研究并链接其他知识,研究成果又产生新的数据资料,这样的过程对业务内容的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

会议前,普查办一行对陆俨少艺术院藏品存放的库房、藏品普查的台账、数据录入的终端、藏品普查的过程、上传上报的数据等方面进行了详细全面的检查,并仔细询问普查工作的进展以及普查工作中的问题和困难。在听取汇报后认为,陆俨少艺术院作为一家区级小型美术馆,虽然存在任务重、人员紧、场地小等困难,但由于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普查方案的周密详实、组织实施的有条不紊、工作团队的敬业努力,使得普查提前4个月超前超额完成,在时间进度和工作质量上在上海乃至全国都达到了领先位置,非常难能可贵。同时,普查办对志愿者队伍建设、利用不同色彩梳理作品的方法和有效利用普查结果等环节上的创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陆俨少艺术院副院长顾静薇说:“藏品普查对基础工作形成了普遍的标准,以前虽然各馆都有藏品系统,但都是各做各的,现在有了统一标准,各馆就可以按照标准推进工作。”

需要指出的是,各馆的普查团队在工作中也遇到各种问题。上海油画雕塑院由于建制时间较长,部分藏品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在产权归属上不明晰,针对这种情况,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李晨建议在普查中分别处理,产权明晰的,即纳入藏品总账的藏品——1986年文化部发布《博物馆藏品管理办法》,其中规定藏品总账是国家科学文化财产账,一旦纳入藏品总账的藏品不能消极退回,一律登记上报。如果说有一些还存在争议,建议在本次普查中可以通过备注说明的办法,将藏品上报,进行完整记录。如果明确是美术馆代管的,不在本次普查范围之内,但代管品也应该有记录清单,因为牵扯到普查的任务底数。另外,鉴于美术作品物权和著作权相分离的特点,美术馆只有作品的物权,如果没有和作者签署协议,就只有展览权,没有其他权利,如果签署协议就根据协议享有著作权。“借普查契机明确和完善美术馆藏品的物权和著作权,今后的工作就更加有法律保障,更加顺畅。”李晨说。

由于此次藏品普查对书画作品尺寸的测量是按照外框尺寸为准,而不是依照画芯尺寸进行测量,上海中国画院的相关人员提出,美术馆展出作品经常是临时装裱、装框,作品的形制经常会发生变化,对此,普查办表示,此次普查是时点普查,时间为2013年12月31日,普查的数量和藏品状况都以这个时间结点为准,以后会纳入动态管理。"

对于各美术馆2014年1月1日以后的入藏作品是否录入数据库的问题,普查办也给出统一回应,建议各馆根据实际情况,在完成普查任务的基础上,把2014年1月1日以后入藏的藏品按照普查标准规程进行持续录入。“普查不是目的,目的是将来建立持续有效的国家美术收藏基本数据库,实现对国家文化财产的动态管理。”游庆桥说。

吴孝明肯定了一年来上海各美术馆在推进普查工作中所取得的成绩。他指出:“作为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上海无论是在美术馆数量、还是在藏品的数量和质量上都居于全国领先位置,因此做好普查工作、理清家底意义重大。他希望各馆继续紧扣时间节点,保证质量、积极推进,在工作中继续开拓思路、创新进取,通过普查工作提升各馆的业务能力,将普查工作与美术馆的建设相结合,积极应对后普查时代的各种工作任务。”施大畏表示:“‘收藏’是美术馆的灵魂核心,与‘研究’‘展示’一起构成了美术馆的基础工作。在美术馆转型发展的当下,应当更注重藏品资源的共享。这不仅仅是给张免费的票,更是要让观众从美术馆中感受些东西带回家,让高大上的作品变成普通市民的享受,这才是美术馆的意义所在。”

游庆桥最后表示:“普查任务的要求除了编写发布目录、建立普查数据库,未来还要开发应用服务平台。普查的意义在于摸清家底,加强藏品管理,确保藏品安全,并且让藏品‘活’起来,在上海我还看到第三个意义,即美术馆业务的资源整合。”他鼓励上海在全国做好样板,并参与到全国美术馆普查的后续工作,多承担任务,使全国的美术馆界形成共同的协调理念,共同完成普查任务。

据悉,目前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信息采集实际藏品数达到20余万件,应采集的藏品总数约为55万件,基本过半。考虑到是第一次按照信息技术进行普查,情况比较复杂,文化部已正式批准信息采集工作截止日期延长至2016年6月。

 (来源 中国文化报